查看積分策略說明 打印

女神的诡计1-2章

本主題由 tolee123 於 2010-4-2 19:10 審核通過

女神的诡计1-2章

女神的诡计    作者:鸟人
  内容介绍:
  华罗士主仆三人误闯兽人禁地——西圣宫,
  正思脱身之际,
  撞见圣地驻守将军奥美和矮人王子让比斯的好事,
  虽然杀了对方,却也惊动了黑巫师长下达夺命追杀令!
  四兽使!黄金巨龙!
  一个比一个实力坚强且美丽动人的美女接连杀到,
  丽芙和克鲁娜尽了全力仍不敌,
  平时就不怎么听话的大祭祀镜偏在这时不受控制,
  而那只不良黑猫也不知死那去了?
  唉唉唉,我们大祭祀先生这下该如何自处?
  收集女神神器的旅程,是愈来愈有意思了! ……
  第一章  神的启示
  “啊!”华罗士从梦中惊醒过来,他浑身上下大汗淋漓,两腿间更是一片湿滑。
  有五年的时间,华罗士一直在做着一个相同的梦,不是噩梦,而是一个非常香艳的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绝世淫魔,美妙的女体在他身下扭动呻吟,特别是有五个美艳道极点的女人,分别有着蓝黄黑绿红五种颜色头发,更是女人中的极品,让他一直回味无穷。
  不过这个梦总是在最快乐的时候醒过来,而且每次醒来都让华罗士浑身汗,心中的欲火更是膨胀到顶点。
  但是碍于身份,华罗士不能做出那些失去礼仪的事情,虽然那是他现在所极度渴望的事情。
  华罗士的身份是中央大祭祀,这是个很受人崇敬的身份,几千年来,中央大祭祀都是女人,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代中央大祭祀把位置传承给华罗士,所以出现了一个男人成为中央大祭祀的情形。
  中央大祭祀没有实权,这个位置是人们精神敬仰的存在,是凡人和神沟通的纽带,传说中,中央大祭祀是光辉女神在人间的代表,带给凡人光明和祝福。
  华罗士起身下床,胡乱用冷水冲了冲,这才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虽然身为中央大祭祀,但华罗士的生活是很清苦的,没有什么享受,每天就是上光辉之塔祈求风调雨顺、和乐安康,周而复始,永远这样单调。
  光辉之塔,包括周边的光明山都是凡人禁地,华罗士平时只能透过大祭祀镜了解这个大千世界,而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上代中央大祭祀留下的一只猫,一只很奇怪的猫。
  “早安!奎恩!”华罗士习惯地打着招呼,而被打招呼的物件只是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连一丁点的反应也没有。
  “奎恩,再这样睡懒觉是很容易变胖的,你现在是一只名副其实的懒猫了。”
  “不要打扰猫的睡眠,那样是很不礼貌的。”奎恩伸了伸懒腰,大模大样爬起来,迈着猫步跳到华罗士的肩膀上。
  这只叫做奎恩的黑猫是上代大祭祀留给华罗士的,可以说是伴华罗士一起长大,这些年的单调生活,要不是有奎恩的陪伴,华罗士说不定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不过这只猫似乎有着不良性格,受到它的感染,华罗士的性格并不像个高尚和蔼的大祭祀,他被有着无耻性格的黑猫给带坏了。
  “今天改去看洛汗公国那些家伙的表演了,昨天艾略特的那些小妞还真是够劲!”一说起每日必做的“功课”,华罗士立刻提起了精神。
  黑猫奎恩在华罗士肩膀上蹦来蹦去,“艾略特人实在太变态了,居然用皮鞭和蜡烛,怪不得他们那里的女人皮肤都是棕色的。不过我还是同意你的论断,她们的确很够劲。”
  这时华罗士和奎恩目前最大的乐趣,透过大祭祀镜偷窥光明山周围各个国家派驻在这里的守护者的动静,偷窥他们的一言一行,甚至包括洗澡做爱。
  大祭祀镜据说是女神遗留下来的神器,可以看透世间一切罪恶和贪婪,但到了华罗士手上,大祭祀镜变成了一个绝妙的偷窥工具,完全没有被发现的危险。
  “那个小妞叫什么来着?克鲁娜!对,就是克鲁娜!她的腰扭得真厉害,我看她是光明山守护者里最淫荡的一个。”
  “还有那个叫克利斯蒂安的也不错,她一次能挑战五个男人,那些可怜的小伙子最后都是爬着出去的,哈哈!简直就是吸精女王啊!”无良黑猫发出难听的笑声。
  “安静,安静!我要启动大祭祀镜了,这次说不定能看到更精彩的。”华罗士眉开眼笑的启动了在信徒中极其神圣的大祭祀镜,做的却是亵渎神灵的勾当。
  在光明山的周围,一共有七个国家派驻的守护者,他们驻守在光明山周边七公里的范围上,阻止任何人进入这范围,除非有七个国王联合签发的通行命令,才可以觐见女神在人间的代表——中央大祭祀,透过他来得到女神的预言,而这种情况一般只有在遇到无可抗拒的灾难时才会出现,在平时的时间里,光明山是死一般的沉寂,那些守护者们也很悠闲,光明山周围有光明结界保护,并不需要他们太尽心尽力的守护,所以光明山的守护任务,一向是个美差。
  大祭祀镜发出了柔和的白色光芒,周围出现了绮丽的光线,这光线逐渐扭曲缠绕,组成了画面。
  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着豪华的装饰和贵重的家俱,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一张宽大的软床。
  “噢,是洛汗国的那个克鲁娜。看,要开始了。”华罗士双眼放光,表情淫贱,一点也没有传说中光辉慈爱的中央大祭祀的美好形象。
  “嘘!安静,安静,我要认真欣赏演出了!”黑猫奎恩跳到华罗士怀里,对它来说那里是最舒服的位置。
  大祭祀镜形成的画面中,一场激情的好戏正在上演。
  一个丰满之极的女人出现在房间里,华罗士和奎恩都认出这是他们的“老朋友”,洛汗国的女将军克鲁娜。
  “这次她要干什么?要玩皮鞭蜡烛?喔!太厉害了,她准备一对十啊!这次有好戏看了。”
  克鲁娜的动作非常妩媚诱人,她只穿了一件睡衣,还是半透明那种,这样她丰满的肉体若隐若现,更可以隐约看见两腿间黑色的形状。她显然很清楚自己的优点,挺起胸部,让那高耸的双峰显得更加饱满,然后她还分开双腿,让一条修长光滑的大腿从睡衣中间钻出来,更增加了几分性感。
  这美妙的情景不但让华罗士看得眼镜发直,房间里的十个男人更是看得欲火高涨,赤裸身体下面的大肉棒也都高高挺起,向克鲁娜的美丽性感致敬。
  克鲁娜咯咯一笑,扭动着腰肢,睡衣也有意无意的敞开了,一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不但艳光耀目,而且让看到这情景的男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房间里现在有十个身体精壮的男人,一看他们那结实的肌肉就知道他们都是附近驻地的士兵,没想到克鲁娜今天玩了个大手笔,一次单挑十个壮汉。
  克鲁娜持续做着那些挑逗的动作,而且她扭腰的幅度越来越大,让人怀疑下一刻她那细细的腰就会扭断。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发生的是随着克鲁娜腰肢的剧烈扭动,她那件薄薄的睡衣从身体上褪了下来,成熟丰满的美妙肉体在二十四道目光前一览无遗,当然,这里面包括华罗士色迷迷的目光和黑猫奎恩的视线。
  “我猜这次他们能坚持三个小时!”华罗士开始猜测时间。
  “大错特错!你看克鲁娜那副风骚样,我看最多一个小时这些精壮的小伙子们就要败下阵来,这个女人可不寻常啊!”黑猫奎恩提出不同的看法。
  “拭目以待咯!”
  伴随着黑猫奎恩和华罗士的讨论,大祭祀镜中的克鲁娜已经开始了她的表演,她大跳着肚皮舞,鲜活的春色,迷人的艳光,把十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迷得神魂颠倒,一个个不住用手揉动自己的下体,不过克鲁娜的将军身份还是让他们有所顾忌,没有得到她的命令之前不敢轻易冒犯,尽管这淫荡的女将军摆明了今天是要和他们大干一场。
  克鲁娜卖弄着她的风情,把那些小伙子迷得神魂颠倒,一个个蠢蠢欲动,情欲如火。这种情况让她非常满意,控制男人是她一向的喜好。
  “我年轻的勇士……对,就是你!来!亲吻你的女神吧!”克鲁娜指着一个看起来最强壮的壮汉,他的身高比常人要高出一个头,身体非常的强壮,两腿间的家伙更是粗大一场,看起来十分勇猛。在听到克鲁娜的命令后,这个大个子满脸惊喜,几个大步跨到美艳的女将军面前,恭恭敬敬的吻着她伸出来的手。
  克鲁娜笑起来非常的迷人,她轻轻抬起一条修长的大腿,直接踩在她面前的大个子的肩膀上,而这个姿势,让她两腿间的蜜穴暴露无遗。
  当然,这样的角度让跪在她身前的大个子看得是最清楚的,那迷人的粉红色蜜穴早已经是湿淋淋的,透着肉感、透着淫荡,也透着极大的吸引力,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过去。
  这个大个子不但身高高人一等,他的舌头长度也是长人一筹,所以他的这个动作给克鲁娜带来了很高的享受。
  粗长的舌头顶开护卫蜜穴的两片肉唇,肆无忌惮而且勇猛地闯了进去,他那肥大的舌头不逊于一根粗大的肉棒,立刻把克鲁娜那紧窄的蜜穴塞得满满的,让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哦,宝贝,它可真粗大,继续……继续……喔……”克鲁娜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头发,鼓励着他继续勇猛奋进。
  大个子备受鼓舞,他施展舌技,逗弄着克鲁娜的蜜穴,特别是蜜穴顶端的粉红色肉核,更是他挑逗的重点,那里是所有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对付克鲁娜这样的浪女,这里是必须刺激的重点。
  舌头在蜜穴中进进出出,不但挑起了彼此的情欲,也带出了少量的蜜液,很显然,现在的克鲁娜非常需要男人。
  大个子站了起来,不顾舌头上还滴着蜜液,挺起两腿间的大肉棒,拼命的挤开肉唇,进入到克鲁娜的身体里。
  两具肉体刚刚合二为一,这个强壮的大个子立刻感觉到克鲁娜的骚媚入骨,她的蜜穴不但又紧又窄,而且像小嘴一样紧紧地裹住入侵的肉棒,不停地蠕动吸吮,当场就让他头晕目眩。
  大个子的身体很强壮,他的大肉棒同样也很强壮,但在克鲁娜迷人的蜜穴挤压摩擦下,只是使劲的抽插了不到十下,那股潮水一样的快感就让他开始浑身颤抖,并且幅度越来越强烈。
  经验丰富的克鲁娜立刻知道他这种表现是到了射精的边缘,没想到这个大个子看起来很强壮,但那方面的能力却只够她舒服几秒钟。俏目圆睁,生气的克鲁娜一脚踢开了即将达到高潮的粗壮汉子,这一脚的力量很大,让这个大汉翻滚着滚出了房间,只留下了喷射出的阳精。
  华罗士和奎恩差点笑翻在地上,用银样蜡枪头来比喻这个大个子再合适不过了。
  “没用的东西!”克鲁娜很生气,她特意挑选了这个看起来非常强壮的家伙,没想道他的持久力居然这样差,不到十秒钟就缴枪投降,这实在让她很生气。但克鲁娜其实有些冤枉那个大个子,像她这样身经百战的浪女,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是无法满足她的,一般的男人,在触摸到她的肉体时大概就会忍不住射出来。
  “你过来!”克鲁娜又换了一个目标,她指着剩下那些人中看起来最英俊的一个。
  英俊男人有些迟疑的走到克鲁娜身前,毕竟刚才她的表现太过凶悍,让这些满以为是遇到艳福的小伙子们开始有了惧怕的感觉。
  感觉到了他的恐惧,克鲁娜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我英俊的骑士,不要怕,尽情的展现你的能力吧!”
  仿佛是受到了鼓舞,他扑倒在克鲁娜面前,不过他没有重蹈覆辙,像大个子一样迫不及待的进入她的身体,而是虔诚的捧起克鲁娜的玉足,轻轻的吻着。
  这次的男人不但英俊,而且非常有技巧,他从克鲁娜的脚尖到脚背,再到足踝、小腿……一路上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吻,显然这样的方式让女将军很满意,她仰着头,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受到了鼓励,俊男更加卖力的为她服务起来,他的舌头灵活得像蛇一样,顺着克鲁娜光腻的肌肤游动亲吻,一直攀升到她的胸部,那里有两座高挺的山峰在等待他的攀登。
  握住克鲁娜的乳房,那饱满的肉球连壮汉的大手也不能完全掌握,它的弹性极佳,肉感十足,令人爱不释手。
  男人就像是攀附树木的菟丝花,在克鲁娜的身体上肆意抚摸亲吻,从乳房到乳头,从大腿到蜜穴,无所不到的刺激着她的敏感部位,挑逗着她的情欲。
  克鲁娜舒爽得媚眼如丝,发出的呻吟声也更加动人心魄:“我的勇士,上来吧,展示你的勇猛!”
  受到美人的召唤,俊男并没有欣喜若狂的扑上她的身体,他只是面带尴尬的继续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口舌更是卖力的在肌肤上滑过。
  虽然他的手法很老道,也让克鲁娜感觉到很舒服,但是对这浪女来说,下身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是抚摸和亲吻所无法满足的,她扭动着身体,表现出一种强烈需求的信号,她渴望粗大的肉棒狠狠的进入她的身体,让她的灵魂升到天堂。
  但是让她的灵魂和肉体同时得到满足的大肉棒一直没有出现,这个男人只会在她的身体上摸来摸去,虽然很舒服,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你在干什么!啊?”克鲁娜伸手抓过去,想抓住男人的大肉棒好塞进蜜穴里,但让她吃惊的是抓到的只是一根疲软的东西,抓到的只又满手的黏液,他竟然还没有进入到克鲁娜的身体就已经先射出来了。
  “去死吧!”女将军恼羞成怒,抓着男人的脖子用力一抛,这个早泄的家伙也成了个滚地葫芦。
  “难道康泽的男人就这么没用吗?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克鲁娜真的很失望,本来以为找上十个素以强壮闻名的康泽士兵,这样就可以尽情的满足一番了,但没想到事与愿违,接连两个家伙都是中看不中用。
  “将军大人,您会看到康泽男人的威力的。”一个比较强壮,甚至有些貌不惊人的男人站了出来,“康泽男人的能力不容置疑,您会看到的。”
  这个男人不光是说,同时他还有了动作。
  没有花俏的动作,他直接分开克鲁娜的大腿,硬邦邦的大肉棒结结实实的捅进她的蜜穴里。
  “啊!”克鲁娜发出一声欢叫,蜜穴里终于传来了饱满发胀的感觉,他的肉棒不但又粗又硬,而且分外的长,前端的龟头可以一直顶到蜜穴的最深处,采摘到隐藏在那里的花心。
  “喔……喔……用力……”克鲁娜现在只希望他的持久力足够的长,可以给予她更大的快乐。
  男人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他的动作简单而粗暴,粗大的肉棒频繁而快速的进出她的蜜穴,每一下都用足力气顶到最深处,克鲁娜的反应也很强烈,蜜穴剧烈的揉动着,套弄着侵入其中的肉棒。
  很快,男人就鼻尖见汗。对付克鲁娜这样的浪女,以他一个人的耐力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
  男人做了一个手势,周围剩余的七个壮汉立刻围拢过来,很有默契的围绕在克鲁娜身边,她被摆成一个很淫荡的姿势,接着又有两条大肉棒进入她的身体,分别攻占了菊花蕾和嘴。
  “呜呜!”克鲁娜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声音,很难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但从动作上可以知道她表达的是满意的语音,因为她的双手顺势握住另外两人的肉棒,努力的帮他们套弄起来。
  八个男人在同时为一个女人服务着,三条大肉棒占据了克鲁娜的三个洞,另外的几个人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抚摸着,甚至有人骑到她身上,把大肉棒推到她的乳沟上来回摩擦着。
  这绝对是非常刺激的画面,一个美丽成熟的女人身边,围绕着八个健壮的男人,他们尽情的和美女做爱,花样繁多,动作之激烈,似乎连空气都跟着动荡起来。如火的情欲在扩散,克鲁娜的动作更是近似于疯狂,她纤细而有力的腰肢疯狂的扭动着,带动着男人的欲望,让他们也跟着疯狂。
  看到这样激情的一幕,华罗士兴奋得头发都要直立起来,他的手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快速的套弄着,让刺激的感觉和看到的画面同步。
  眼睛看到美妙的春光,手掌同时刺激着肉棒,终于,华罗士发出一声高亢的嚎叫,喷射出来的精液强劲有力,一直喷射到了大祭祀镜上。
  “呼呼……太爽了……”华罗士喘着粗气。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也经常边看着别人做爱套弄肉棒,但从来没有射精的时候,这其实是他第一次体验这种发射的美妙感觉。
  大祭祀镜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而其中所显示的画面也慢慢的消失不见,华罗士在黑猫奎恩的连抓带挠下,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
  “喂喂!你这个笨蛋,快看大祭祀镜!”
  “什么?啊!怎么会这样!”华罗士惊讶的发现,平时总是闪烁着柔和光芒的大祭祀镜黑了下来,它不再放射出一丝一毫的光亮。
  黑猫奎恩跳到地下,绕着大祭祀镜旋转了几圈,那个呈现完美圆形的镜子忽然开始摇晃起来,从轻微到剧烈,最后竟然发出了轰鸣声。
  “不是要爆炸吧?”华罗士心惊胆战,差点就想拔腿跑掉。
  大祭祀镜忽然又重新放射出光芒,一道柔和的白色光芒升腾起来,空中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字。
  “四神归一,五星合体,梦魇重现,光辉永琚C”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光芒才渐渐消散,华罗士呆呆的看着恢复原状的大祭祀镜,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奎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华罗士只好求助于黑猫,它渊博得就像是图书馆,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事。
  “唔……让我想想……四神归一……应该指的是光辉女神的四神器汇聚到一起之后才会有提示出现。”
  奎恩话音刚落,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一个黝黑的密道入口出现在房间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光辉之塔密道?”奎恩回忆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关于光辉之塔下面隐藏着一条通向光明山周边的密道传说,很显然,传说属实。因为大祭祀镜又闪烁出了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密道的入口,像是一盏指路的明灯。
  “密道?哈哈,我们可以出去走走了,偷偷的出去,任何人都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精彩了,美女们!我来了!”
  第二章  误入贼窝
  光明山,神圣之所在,女神使者栖息地,世人敬仰之存在。
  既然光明山是这样重要的存在,它的守护也是非常严密的,七个国家派驻的士兵严密的守护着这里,但这只是对外而言,坚固的堡垒往往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在光辉之塔的下面,有一跳直通向距离光明山外面很远的密道,这条非常隐秘的密道终于开启了,同时它也召来了第一批的通过者。
  华罗士抱着黑猫奎恩偷偷的从密道溜出了光明山,对此光明山的守护者们并没有丝毫的察觉,让他们得以静悄悄的离开了光明山,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华罗士随身只带了一点水和食物,身为大祭祀镜的主人,这传承的神器可以附在他的身体上,变成一个类似纹身一样的图案。
  光明山的周边并不繁华,甚至可以说是荒凉,这种情况是长期以来的封闭所造成的,光明山附近的范围内,不允许有人居住,据说这样是为了保护神权不被亵渎,无知的凡人不应该太接近神圣之地。
  这样的情况也给华罗士带来了难以想像的困境,他就像是在沙漠里艰难的跋涉着,视线里看不到任何生物的迹象,要不是又黑猫奎恩的喋喋不休,说不定他会疯掉。
  “我诅咒!怎么会这样?我们走了至少有五个小时,食物和水都快没有了。”
  黑猫奎恩无精打采的趴在华罗士的肩膀上,四周景色的枯燥让它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我痛恨那些吟游诗人,他们的歌词里总是说旅行是人类难得的享受,而现在我无法体会这种享受!再走过前面的山脊,我大概就要没力气了。”华罗士神色萎靡,不是因为劳累,而是精神疲惫。虽然大祭祀不是战士,但华罗士本人却拥有绝佳的体力,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因此这样的路程并不足以使他劳累,但却很容易让他产生空虚疲惫的感觉。
  “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无聊,早知道就不出来了,真想回去算了……啊!”华罗士慢慢的爬上山脊,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副壮丽的画面。
  那是太阳落下的方向,在远方,太阳的余晖勾勒出美丽的画面,白色屋顶的上面缓缓冒着炊烟,悠扬的琴声顺着风儿飘过来,旗帜在飘扬、马儿在奔跑,一切都是哪么和谐美丽。
  “太棒了!太棒了!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华罗士很激动,尽管那只是一个小镇,但是却给他一种充实的感觉,生活要这样才有味道,相较而言,中央大祭祀的生活实在是太乏味了。
  “去他妈的什么狗屁女神代言人,华罗士大爷再也不回光明山了!”华罗士高举双手宣布,“从今天起我要享受美好充实的人生了!”
  黑猫奎恩看着兴奋的华罗士,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它只是看了看那正逐渐被黑色吞没的天空,那一瞬间,它表情里流露的是一种莫名的光华。
  这个小镇的名字叫派瑞特,很小但是也很热闹,因为这里是塞班半岛近海的唯一城镇,对海上航运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补给站。但华罗士并不知道这点,所以他也无从知道,其实他走错方向了,他走了相反的方向,或者说,光明山密道的方向就是反的。
  刚刚接近小镇,一股带着潮湿和腥气的海风就扑面而来,这里离海相当近,要不是小镇外面有一座环形石山,小镇早已经被每天两次的涨潮给淹没了,也就没有现在这样繁华的景色。
  小镇里很热闹,这让初次近距离接触人类世界的华罗士感觉非常新鲜,他东张西望,到处打量着,而黑猫奎恩则舒舒服服的趴在华罗士肩膀上,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华罗士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造型比较怪异,毕竟肩膀上趴着黑猫的来客还是很少见的。更重要的是,华罗士长的很英俊,吸引了大部分女人的目光,无论是少女还是少妇,都频频注视着他。
  华罗士本人对此当然不是毫无察觉,面对女人们露出的笑容,他也报以友好的微笑,甚至还对看起来很漂亮的女人挥手致意,那样子可以形容为眉来眼去的相互调情。
  “骚包!大笨蛋!”黑猫懒洋洋的评价着华罗士的行为,不过处于兴奋状态的大祭祀并没有听到它的评价。
  “这个小伙子不错,很英俊,身体看起来也很健壮,等一下把他弄到那里试一试。”在华罗士的听觉之外,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样命令着。
  “好的,大人!”
  华罗士的命运似乎就这样被决定了,但是命运的走向,没有人可以真正明白。
  派瑞特小镇上又很多餐馆,在这落日时分,充盈的食物香气弥漫着整个小镇。
  “好香!”华罗士口水都流了下来了,他像红着眼睛觅食的恶狼一样,迫不及待的顺着香气窜进一家餐馆。
  这是家名副其实的小餐馆,低矮的屋顶,几张空荡荡的桌子,虽然空气中充满了烤肉的香气,但却一个客人也没有。
  “这个地方看起来好古怪啊,透着邪门!”
  的确,这个小餐馆看起来很诡异,至少它的环境布置很奇怪。
  四周挂着野牛头、猛獁象牙、鲨鱼翅等东西,这些装饰品让这里透着诡异的气氛。不过华罗士先生不知道诡异为何物,他只是觉得这些东西挺难看。
  “这位大爷,您想来点什么?”一个乾瘦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忽然出现在华罗士面前。
  “呃……那个看起来味道不错。”华罗士指着那些硕大的野牛头说,同时露出一副垂涎的表情,“好大个的家伙,吃起来一定很够劲!”
  “啊!”乾瘦的餐馆老板小吃一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有如此奇特的想法。
  “大爷请稍等!”虽然吃惊,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奎恩,我怎么感觉不对呢?大祭祀镜一直在跳,这附近一定有罪恶和贪婪。”
  黑猫奎恩还没答话,一伙人就从外面闯进餐馆,这些人个个身高体壮,手上都拎着明晃晃的刀子。
  “喵!”黑猫大叫一声,忽然从华罗士肩膀上跳下来,以闪电般的速度从人丛中穿过去消失不见。而闯入者对此并不在意,显然他们的目标是华罗士,猫是否跑掉并不重要。
  “有什么事吗?”华罗士眨巴眨巴眼睛,神经大条的他没有一点害怕的情绪,他只是很好奇。
  “乖乖的别动!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要不然你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壮汉们宛若恶霸,气势汹汹的对华罗士发出威胁。
  “你们要干什么?在派瑞特的地盘也敢撒野!”乾瘦的餐馆老板端着个大盘子走出来,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为首的壮汉掏出个小小的十字勋章晃了晃,看那质地大概是白银制品,上面还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啊!是巴赛特大人!”餐馆老板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看着可怜的华罗士被十几个壮汉押着走出门去,他发出一声低语:“年轻人,祈祷自己好运吧!”
  “要带我去哪里?你们这样是违反法律的,我有人身自由的权利!”华罗士开始抗议,但很快地他就遭到了粗暴的对待,一个壮汉抽出了绳子把华罗士绑成了粽子,然后把他扛在肩膀上。当然,其间还不忘把华罗士的嘴给堵上,让他的抗议只能咽进肚子里。
  现在华罗士剩下的唯一可以自我做主的就只有一双眼睛,他好奇的向四周张望,发现自己被扛着七转八拐的走了好长一段路,而周围的景色大同小异,都是差不多的石头屋子,很快就让他昏头昏脑,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到了!”一行人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堵高高耸立的岩壁面前,如果是派瑞特小镇上的居民看到的话,会认出这是镇歪阻挡海风和海潮的最大屏障,铁盐石山。
  “巨阳!开门吧!”为首的人喊出开门暗号,不过他的语气透出一种无奈。的确,这样的开门暗号,实在是有些无良。
  岩壁弹开一个黑色的入口,里面有着倾斜向下的台阶,华罗士被人扛在肩膀上,颠簸着走下台阶。
  这种被人当作布袋扛着的滋味很难受,身份崇高的华罗士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事实上,他连近距离接触生物的机会都没有过。虽然很屈辱,但华罗士本人对此并不在意,相反的,他还很好奇的张望着,不过周围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到。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华罗士感到不再往下走。停了下来,四周传来潺潺的流水声、凄厉尖刻的风声,以及海潮特有的腥气。
  “轰隆隆!”在这个近似于封闭的空间里,这突兀的声音显得很沉闷,光亮乍现,一扇石门被几个壮汉推开,光亮就是从越来越大的缝隙中透了出来。
  随着缝隙逐渐增大,慢慢变成一个可容人通过的通道,华罗士的眼睛也适应了从黑暗到光亮的过程,透过通道,他看到了一个奇观。
  这个通道的出口对面是一个斜对着这里的悬崖,巨浪从另一边汹涌澎湃的扑击过来,撞击到岩壁上破碎溃散,但是顽强的海浪不肯服输,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凶猛的浪头,接二连三的撞击着崖壁,同时发出了咆哮声,这巨大的声响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里的地形很奇妙,环形的铁盐石山在这里凹了进去,形成了一个避风港一样的地方,尽管外面惊涛拍岸,但这个港口却是风平浪静,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的奇妙。
  华罗士不知道的是,这里是闻名四海的飓风海盗的老巢,这个港口外面就是以凶险闻名的魔鬼漩涡,船只到这里就只有触礁沉没的下场,所以飓风海盗的老巢从来没有人发现。
  而派瑞特小镇,其实是由海盗老巢衍生出来的,既是掩饰,又成为销赃的管道,那里的人都属于飓风海盗的周边成员,无论男女老幼都是,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贼窝。华罗士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一头扎进贼窝不说,更倒霉的是被直接绑到海盗老巢,要知道,进入这里的外人除了加入海盗之外,就是被扔到海里喂鲨鱼。
  在这个非常隐秘的叫做海盗天堂的港口旁边,是一片面积不小的空地,经过多年的积累,空地上建造起了豪华的,可以和皇宫媲美的建筑。
  华罗士被带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监牢,不过这监牢并不简陋,至少铁栅栏非常明亮,一点也没有生锈。
  在铁栅栏的后面,已经关着至少十个男人,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年轻,而且相貌英俊,不过这些人全都是面色苍白,是那种病态的苍白。
  “噗通!”本来受人尊敬、地位崇高的大祭祀,被人一脚踹进了监牢里。
  牢狱之灾是最痛苦的磨难之一,不过神经大条的华罗士对此不以为然,他很想找人搭讪,不过监牢里的其他男人各个面色惨败、浑身发抖,要嘛匍匐在地上缩成一团,要嘛大喊大叫祈求女神降临,总之没人搭理大祭祀先生。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一群疯子,如果可能,应该让他们全都去地狱洗烈火澡。
  “外面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啊,真是太失败了!”华罗士摇摇头,他很失望,原本一位光明山外面的世界,和从大祭祀镜里看到的情景是一样的,但是事与愿违,刚刚离开光明山就被迫在荒野里走了很久,然后好不容易遇到有人烟的小镇,美食还没吃上一口就被抓到监牢里,整个过程极其的乏味和倒霉。
  现在华罗士开始想念起黑猫奎恩来,有这个活蹦乱跳的生物在,总是不会寂寞无聊的。
  “这个世界充满了罪恶和贪婪啊!”华罗士正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时,脚步声响起,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少妇带着几个壮汉出现在铁栅栏歪。她扫视着这些被关着的男人,伸手指向华罗士,“新来的,你出来!”
  “要释放我吗?”华罗士问道。
  少妇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只是挥了下手,几个壮汉立刻老鹰捉小鸡似的把华罗士拎了出来,他们力量十足,由不得华罗士反抗。
  华罗士被拎着穿过走廊,来到了一个奇特的地方,说是奇特其实并不十分准确,眼前不过是绿草如茵的草地,偶尔还有灿烂的鲜花点缀其中,这样的景色在这世界上十分平常。但如果放在汹涌咆哮的大海边,这种景象就显得奇特了。
  不远处,一颗橄榄树孤单的挺立在那里,树下的草地上似乎是躺着一个人。
  华罗士仔细辨认了一下,那的确是一个人,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女人,因为他看到了那高挺丰满的胸部。
  “我年轻的勇士,你过来!”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传过来,在召唤着华罗士。
  华罗士忽然觉得这场景很眼熟,他努力回想着,豁然想起这是他在大祭祀镜中经常看到的一幕,光明山周围的那些浪女们,在玩弄男人的时候都会先说上这么一句话。
  “遇到艳福了!”华罗士立刻两眼发光,同时他发现身旁已经空无一人,整个草地上只有自己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其实这样反而更让他满意,当惯了观众的华罗士并不喜欢让别人当自己的观众。
  华罗士向橄榄树走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他可以清晰的看清那个女人的样貌。
  惊艳!这是华罗士的第一感受,他以前从来没看过这样美丽性感的女人,比从大祭祀镜里偷窥到的克鲁娜、克利斯蒂安等浪女还要美丽十倍。她有着无与伦比的古典美,美丽的容颜精致得宛若女神的雕像,说她性感,并不是因为她的穿着暴露,相反的,她的穿着十分保守,素净的长裙把脚尖都覆盖了,除了面容和手,没有一点肌肤裸露。
  但即使是这样,仍然无损于她的美丽性感,长裙下凹凸不平的曲线,充分展示了她美好曼妙的身材。尽管阳光已经从天空中消失,但她身后的橄榄树上有一个魔法球灯,这光源依旧可以把她的美丽和性感展现在华罗士眼前。
  这个女人就属于那种让人百看不厌的类型,于克鲁娜这样的浪女不同,她的骚媚不是在表面,而是在内在,在骨子里,她的外表更近似于那种贞洁的圣女,给予人无限的遐想和渴望。
  “你好,美丽的小姐,我是华罗士,足够强壮和幽默的家伙。”虽然过去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华罗士并不木讷,因为黑猫奎恩的薰陶,他相当的油嘴滑舌。
  女人笑了起来,美丽的笑容让她更增风韵,她靠着橄榄树的树干坐起来,修长的腿弯曲着,长长的裙摆仍然足够遮住脚尖。
  “我的名字叫丽芙,足够美丽和性感的女人。”
  就某方面而言,华罗士非常的无知,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各个公国国王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些著名的人物和地名,他只知道光明山的光辉之塔,和用大祭祀镜偷窥到的人的名字。丽芙这个名字其实大名鼎鼎,她是光明海三大海盗之一的飓风海盗的首领,并且在多个公国的通缉榜上排名第一。但是这个海盗首领非常的神秘,甚至没人知道她究竟是男是女,而年龄和相貌更是无从得知。
  对于这些,华罗士是一无所知,他只知道眼前的女人足够美丽性感,而且名字也很好听。
  “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性感的女人。”华罗士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她见过的女人少得可以用手指头数出来。
  丽芙嫣然一笑,两手环抱着膝盖,抬头看着天空,“看这星空,多么的迷人。”
  华罗士来到她身边,从这个角度,他可以更直观的感受到她胸前的丰满和高耸。
  “在我眼里,你比星空更迷人。”
  这个时候,两人仿佛变成了正在谈情说爱的热恋男女,周围洋溢着一种浪漫的气氛。但是在这样的状况下,这气氛却显得很诡异。不过华罗士无视这些,在他眼里,眼前有个有足够吸引力的美女,而且这美女还有意无意的勾引他,饥渴的大祭祀迫切的需要一次激烈的性爱。
  丽芙微微仰头看这华罗士,“年轻人,你很英俊。”
  华罗士现在早已欲火焚身,他放肆的说:“我还有更英俊的部位。”
  面对华罗士肆无忌惮的挑逗,丽芙没有任何的表示,对她来说,控制调情的氛围是最惬意的事情,她不时那种风骚的浪女荡妇,性爱前做足前戏是丽芙的最大爱好,但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没有男人能通过她的第一轮前戏,刚才华罗士在监牢里看到的那些男人都是她派遣手下从别的地方抓来的,不过没有任何一个能让她满意,更别说是让她与之合体交欢、激烈做爱。


分享這個話題到你的Facebook

TOP

P幣 1萬可換VIP權限1天為大眾服務,請即加入版主行列千真萬確! P黃金可換港元HKD(2:1)Donate to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