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件索引
           
常用工具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 打印

兄妹相姦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兄妹相姦

年輕夫婦為什麼都那麼激烈的在做愛呢?有一本專門報導色情的女性雜誌就寫說,以一年的時間來看,大概每天晚上都有一次。

但是我家裡的兄嫂啊!几乎每天晚上,葚至只要一逮到机會,不管是早上、中午、還是晚上,就跟吃三餐一樣的一次也不肯錯過呢!

我那個嫂子千江子啊!是一個對性事相當渴求的女人,她做起愛來的那份狠勁是會讓人嚇一跳的。

雖然她不是哥哥喜歡的那一種型,可是卻有一副好材。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在床上很蕩很耐干的女人,因此每天早上哥哥都會遲到。

「沒事的,只不過遲到那麼一下下嘛....而且這樣更能証明你對我的愛嘛!」

有的時后我會悄悄的走到他們寢室外面,由半開的門縫偷偷地看一下。有時剛好看到哥哥正在對著梳妝台的鏡子打領帶,看樣子正在忙著準備上班。但是他的褲子卻是半脫著,嫂子千江子正跪在他的膝蓋邊,並從內褲裡掏出哥哥的陽物,用兩手握著,在自己的臉頰上不停的摩擦著,這一幕真是令人吃惊。

這時已經七點多了,這個時候對普通薪水階級的人而言,是該出門上班的時間了。而像嫂子這無理的強留住哥哥,還有她那份爹勁,我真是看呆了。

他們一點也沒留意到正有人從門縫裡看著他們,他們還這麼大膽的......。

千江子她捧著哥哥那已經充份膨脹的陽物,一會用嘴吸吮著一會兒又塞進嘴裡咬著、親吻著。那樣子有點色情狂一樣的激動嚇人,但是這一幕太精彩了,我目不轉睛的繼續欣賞著。

這時哥哥怎麼辦呢!哥哥眼看著自己的陽物不斷地脹大,而且妻子千江子又不肯罷休的正搓揉著它,甚至於大聲的啃著它。

此時眼光無限淫蕩的千江子,突然站了起來並快速的脫去裙子及內褲,而且那粉紅色的襯衫也一併脫了下來。

從梳妝台的鏡子中,我看到千江子那濃密的陰毛,還有私處上似乎也溢滿了淫水。這時我看到哥哥的手伸了過去,於是千江子她抬起一腳靠放在梳妝台上,然后彎腰抬起屁股,做出一副快來干我的姿態。

這時我听到哥哥說:

「就這樣子,你不嫌不夠力啊!就干了喲!」

「噯!是啦....就這樣了啦....快快....快一點給我你的肉棒....快....快干......」

「但是早苗已快起來了吧!萬一.......」

「沒問題的啦!怕什麼....不會被....快....親愛的....快啦....求你....快干我......」

哥哥就以剛剛褲子及內褲都推脫到腳邊的姿勢對著嫂子千江子,並抬起嫂子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然后插了進去。

當哥哥抬起千江子的屁股時,我剛好將她的私處看了個仔細。

原來在她丰滿的身體裡,竟也配著一副大號的性器,在濃密的陰毛下面,有二片厚的陰唇,真是令人惊心動魄的大號性器。

哥哥那兄猛的東西正在挺進進攻呀!因我看到千江子用一隻手正在幫忙塞進去時,另一隻手則壓在梳妝台上以支撐身體,沒錯,哥哥正從后面干著她。

我看著千江子前面垂著的大奶子不停地激烈地晃動著,天啊!天崩地裂的淫叫聲,不用看就知道他們干的有多激烈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於是小聲地掙扎摸索的走到玄關,然后出門上班去。還好我只遲到半小時左右,當然遲到也是因為他們這對激動的夫婦的關系。

有時候哥哥也會因感冒而在家休息,可是那鐵定是因為千江子的糾纏而來不及上班才這麼說的。

我有時也會想,哥哥居然有法子應付千江子的日日夜夜的求愛,哥哥他真是很厲害呢!

他們結婚這一年多以來,雖然一直都沉浸在熱情的性欲當中,可是也有冷戰的時候。

冷戰的原因是哥哥參加公司的年度慰勞旅行時,不知是與溫泉藝妓還是公司的女同事有溫存激烈的一夜,而使嫂子醋勁大發,終至一發不可收拾。

他們大概冷戰了大二個星期左右,大概彼此都耐不住沒有性愛的煎熬吧!終於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了,而且比以前干的更兄呢!

据我的觀察,嫂子千江子是個頤指氣使的人,她時常命令哥哥,儘管如此較成熟穩重的哥哥也常常忍耐她的無理要求。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的事,有一天半夜裡,我听到千江子發出了很大的聲音,那時我正快睡著時,時間是午夜二點多了。

(發生了什麼事,這麼晚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我跟平常一樣豎起了耳朵注意的听著。

我听到潑水聲,這聲音應該是來至浴室。這棟大樓有自動給水裝置,是不需要自己燒熱水的。但是半夜二點中還在洗澡,真是令人不敢認同。

睜開眼睛起身后,披了一件衣服,我走出房門朝浴室的方向走去。從浴室裡傳來了他們夫婦的聲音。

有二個搖晃的影子,看樣子哥哥醉得很厲害呢!

「........明白嗎?所以今天晚上不干!」

彷彿正在爭論著什麼。

「那麼你的意思是你討厭女人的月經嘛!所以你今天晚上也不跟我睡覺了!」

千江子用她那高八度的嗓門大聲的說著,又高又大的聲音震著玻璃,也震撼著我的耳朵。

「我不是這個意思嘛!只是....我只是覺得既然是月經來了,那麼我們就利用這個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如果可以不要泡澡的話,就用淋浴的比較好。」

「原來你也是個木頭、老古板。那是已經過時的迷信喲!它根本就不影響你干我的。」

氣勢凌人的千江子毫不服輸的說著。

「我....我沒有那個興趣.....」

「誰跟你談興趣呀!我是在跟你談愛情,如果你還是無法了解的話,那你今天晚上到別的地方去睡吧!」

「喂!你怎麼這樣無理取鬧呀!況且我們也沒有別的房間啊!」

「哼!有啊....你妹妹那間不是嗎?」

「哼!你這是......」

「兄妹睡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大新聞呀!」

嫂子她不怀好意的說著。

(終於戰爭結束,真的是一個無理的女人。)

我不禁搖搖頭,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

哥哥真是可怜,我這樣的想著。

哥哥他該不會真的來跟我睡吧!我想著想著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以后......我一睜開眼睛就發現我的旁邊躺了一個人。

雖然我的床是雙人床,可是一直都不曾睡過二個人,所以一旦躺了二個人在上面,就覺得床變小了。

終究哥哥是斗不過千江子,只好真的跑來我這裡委曲一夜......。

(啊....是哥哥,那麼就不需要拘束。)

我一邊想著一邊再度睡下,但是我決定背對哥哥,沒看到臉的話就不會有邪念了,我想......。

儘管如此,我發現自己睡不著了。

哥哥跟我睡在一起,這是從出生到現在的第一次呢?

背對著哥哥躺著的我,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我正睡著,突然

「啪」的一聲,有一隻手隨著大聲的喘息而打了過來,嚇了我一跳,當然我知道這是哥哥的手......。

他睡的正熟,也許他不知道自己的旁邊......。

他的手抓著我,我的心跳快了起來。沒辦法既然他已經睡在我旁邊了,我也就只有任他抓著了,反正是自己的哥哥嘛!

接著發生了什麼,原來他是故意的,我想。

哥哥他慢慢的將我的手拉近了那裡,他大口的喘著氣,喉頭裡也嚥著口水。

哦!那時我的手有了奇妙而熱熱的感覺,原來接触到一個肉塊。

(啊......這..這個....是什麼......)

想也不用想,就是千江子時時刻刻離不開的寶貝....哥哥的陽具。

這個熱烘烘的東西,我曾經在門縫裡偷看到它,那一天的事又浮上了腦子裡,我的身體不禁震了一下,然后我很自然的用力緊握哥哥的陽具。

這個老是擔心餵不飽千江子的肉棒....唉!可怜的哥哥,哥哥他故意讓我握著他那勃起的陰莖,莫非......這時我的乳頭痒了起來,我開始興奮......。

雖然這有點不應該,可是我覺得我並不反對哥哥他對我這麼做。

哥哥他抓著我的手動了起來,他讓我幫他摩擦他的寶貝。我抓著這個粗大的東西,用五根手指頭慢慢的、輕輕的、溫柔的搓揉著它。

哥哥為了報答我吧!他也將手伸進了我的睡衣中,他用手指頭從我內褲的邊邊,鉆進了我的下體。然后他溫柔的撫摸著私處烈縫,當他的指頭被挾在那二片肉中間時。

(不行!哥哥不可以那樣做......)

我在心裡這樣的叫著,可是一方面我卻蠕動著身體,想讓BB口對著手指,使它插入的更深一點。

但是當時可能太慌忙了,卻讓身體退了一下,而使得哥哥的細長手指去碰到了我的陰蒂,於是他挑逗起我的陰蒂來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身體居然一下一下的震動了起來,真的很舒服。

「哦....那裡....再用力....快..哥哥......」

我為自己敢這樣清楚的要求而吃了一惊。當哥哥把手指再往裡插送時,我想起哥哥那一根像火一樣熱且堅硬如鐵的大肉棒,那插入的滋味......。

「哦....怎麼....早苗你已經醒了......」

哥哥他明知故問,我看不出他的慌張,於是大膽的對他說:

「算了吧!哥哥你的心情做妹妹的我完全了解喲!而且今天就讓我代替嫂子來讓你爽吧!」

這麼大膽的話竟然不經大腦的就溜了出來。

接著我便牽引著哥哥的手,到我的濃密黑森林地帶。

「早苗,可以嗎?是真的嗎?」

哥哥的聲音透著無比的興奮,接著他的唇吻著我的臉,並小力的吸吮著我的耳朵,哦!這些動作真的讓我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

我將哥哥的手拉到自己的陰戶處讓他撫摸,這算是我的回答了。

當手指滑向稍為濕潤的私處時,不經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被這麼撫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此時我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

當這些淫水淚淚的溢滿了哥哥的手指時,哥哥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然后他又用二根手指頭挾起我的陰蒂,輕輕的往上拉著,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欲火難耐。

「哦....好爽....哥哥.....再用點力啊........」

那快感涌上了喉頭,我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這房間也倒像一間溫室一樣。

我真的興奮到极點了,連身邊的人是自己的哥哥也忘了,只是普通的男女在交构吧!

「嗯....別看人家的臉嘛!哥哥....別嘛!」

「好吧!我又不是故意的......」

哥哥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樣的動作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私處上游走。而我早已爽的亂了氣息,全身的快感使我不斷地震動著我的身體,這該不是在做夢吧!

「喂....哥....幫我看一下,我的花心快溶化了喲!快....快嘛!幫人家看看嘛!」

我的話不禁使哥哥心蕩神馳了起來,接著他打開了床邊的小燈。

「噯....快溶化了的是哪裡呀!讓我好好檢查一下。」

於是我仰躺著,張開雙腿讓光照在我的陰戶上面。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大膽的要求哥哥這麼做,這是一種相當復雜的情緒。

「私處已經興奮得腫脹了喲!而且顏色也很鮮紅,還有這一堆陰毛也長的很......。」

他這樣說著,又將手指插了進去,並且不停的抽出后又插入,就這樣上上下下的玩弄起來。

「啊......太棒了....真的....哥哥......」

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哥哥的手,這樣的喊叫著。

一會兒哥哥他熄了燈。

「早苗只要一下下,我從前面插入好嗎?或者你還是就像這樣就好,我決不勉強你。」

我想啊!干我吧!我拼命的點頭。

「但是輕點喲!這樣總是對千江子不太好嘛!」

「哼!那種女人不要提她!」

哥哥說著氣話,然后他將那硬梆梆的陽物

「都」的一聲插入了我柔軟的陰戶中。緊接著

「啪啪」的他正在挺進著,只有這樣就夠令人銷魂的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棒啊!」

伴著這令人銷魂的喊叫聲,我的雙手也不停的在哥哥的腰上亂掀亂摸著。

「喂....早苗我需向裡一點插入了。」

「哦....好..好..快一點,我早就受不了了....快....用力......」

哥哥他全身壓在我身上,一邊插入律動著,他一邊吻著我的唇。慢慢的利用腰力一進一退的干著我。

哥哥那粗大的龜頭正一次一次的衝撞著我的子宮壁,它也不停的摩擦著我的陰壁,這種感覺好像墜入了五裡云霧中飄飄欲仙。

隨著陰莖的插入運作,陰道中也不停的涌出了熱且粘的淫水,而且很快的就弄濕了陰毛,一堆耶!

哥哥每挺進一次,我的身體就放電一次。

「啊....啊....棒....真棒......」

我不禁淫蕩的呻吟著,並且兩手耐不住而狂亂的抓著。

「哦......吻我......干我......」

哥哥他把陽具抽出一些,只留龜頭在裡面,接著又再度挺進,就這樣重覆著。

當龜頭碰触到子宮壁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令人心神蕩樣,接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把龜頭緊緊的含著,配合著它的律動。

我的身體像被触電一樣的顫抖著,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龜頭的律動。哥哥繼續使著腰力,激昂的在操作著一抽一送之間。

我彷彿嫌這樣等待的時間太長,我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我耐不住了.......」

我呻吟的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麼。

哥哥不停的一邊扭著腰在挺進,一邊用手搓揉著我的乳頭。一會兒輕一會兒又重,因為他這樣的在刺激我的乳房,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漲,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了。

「啊....啊....快用力..快....哦..啊......」

我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叫床聲嚇了一跳。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哥哥的肉棒更賣力的干我呢!

我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

哥哥果真像我想的那樣的賣力地在挺進。

「啊....啊......」

不只是淫叫聲,就連我急促的喘息聲都能讓哥哥燃燒。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兄猛的朝著最頂端衝陷著。

為了配合哥哥的律動,我也挺腰迎合著,一起為陰莖能插入最裡面而努力。

「啊....不..不行....射了......」

我感覺到哥哥的雙手用力一按,然后抽出

「休」的射出又熱又濃的陽精在我的肚皮上。

「嗯....嗯......」

哥哥也呻吟著。

終於兩個人都順利的達到了高潮。

過了好一會兒,我的身體才停止痙攣,且慢慢的恢復平靜。而哥哥的急促喘息聲也在我耳暗慢慢的均勻了。

早上睜開眼睛時,哥哥已經不在了。

那天晚上,雖然我跟哥哥有了性關系,但是哥哥好像又跟嫂子千江子回復到他們原來的生活了。雖然我有一種被捉弄的感覺,可是面對他們夫婦時,我只能沉默的看著一切。

想想我當然也是希望他們夫妻的關系能夠變好,他們畢竟是我的兄嫂。而且我自己也相當的了解,不能再讓哥哥上我的床來交构了。

很幸運的是發生了那天晚上的事以后,哥哥居然完全無事的樣子,仍以自然的態度來跟我相處,而且千江子好像一點都沒發覺到我跟哥哥的事。

但是又過了一個月左右,有一天深夜裡,哥哥又跑到我的房間來....。

(又來了......我想......)

「哥哥怎麼了,不要喲!」

那時我正看完午夜場的電視節目后,換上睡衣正準備上床睡覺時。

我仔細的看了一看他,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樣子,看起來有一點醉了。

「跟朋友打麻將忘了時間,千江子不讓我進房。」

我不禁想著,又要舊事重演了。

雖然明明是不關我的事,可是面對那麼一個容易歇斯底裡的人,唉!莫非我只能像那一天晚上那樣,不要拒絕而且跟他睡在一起嗎?

我這樣的想著,而且現在又這麼晚了。

「這....哥..我覺得你還是回自己房間去,比較......」

雖然我嘴裡這麼說著,可是腦子裡卻浮起了那天晚上,那令人惊心動魄的激情一幕。

「沒事!不會有事的。千江子她自己說,你去跟早苗一起睡吧!以后把這雙人床改成單人床的話,你就沒有這個煩腦了吧!」

(哥哥在胡說些什麼?那個那麼令我銷魂的事,他竟然說是困擾....)

原來他們剛才還在為單人床、雙人床的事而吵架呢!我想哥哥在吵架時就打算來我這兒了吧!

但是我自從看哥哥來我這,我是真的很心動的,而且看得出來的是,他也在期待著呢!

「好吧!早苗今天晚上就讓我好好愛你吧!」

哥哥用帶著酒臭味的嘴湊近我的耳朵,邪惡的說著。

唉!這老是讓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哥哥。

這哥哥已經扯開我的胸罩,用舌頭舔著我的乳頭了,一會兒他又用牙齒輕輕的咬它,我興奮的叫了起來。

「啊....啊......」

呻吟聲從喉頭裡流洩了出來,自然而然的我也主動地慢慢張開了我的雙腿。可是哥哥卻沒將手伸進我的下體,哥哥正一昧的玩弄著我的乳頭。

「哦....早苗....你真是可愛的妹妹喲......」

「啊....棒..好舒服....可是嫂子她......」

哥哥他不回答我,他繼續不停的用嘴吻著我的腹部。

從乳頭開始到乳房,然后腹部及腋下,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舔遍了我的上半身,當然這時快感又流遍了我的全身。

我抬起我的雙手,讓他吸吮我腋下的腋毛。只要我一抬起雙手,哥哥就很有默契的將唇湊近了腋毛濃密的腋下,忘情的吻了起來。

「啊......舒暢........」

我又禁不住的呻吟了起來,我更大膽的張開雙腿,腰也開始不安份的蠕動著。就這麼一會兒,我已經欲火難耐,希望哥哥快點將他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中,狠狠的干我。

「啊....哥哥....前面啦.....下面啦....快..快干我.....我..我受不了了.......」

我一邊喘著氣要求著,一邊用手搓揉著哥哥那根已經勃起的肉棒。

哦!這肉棒正燙手呢!而且還不停的滴著滴著粘液,而沾濕了我的手呢!

「啊....啊......」

哥哥又將嘴湊了過來吻我的唇,我的鼻子裡禁不住的哼著,我一邊又忙著接收從哥哥嘴裡傳送過來的唾液。啊....這令人歡愉的時光。

「噯!可以嗎?」

哦!再度出擊,撒嬌的催促他。

我邊說邊起身,哥哥也慢慢的仰躺著,我用腳勾著哥哥,慢慢的爬上他的身體,然后我像騎馬一樣的騎在哥哥的身上。

面朝上仰躺的哥哥,他那根肉棒正直挺挺的站立在他的兩腿之間,我不禁衝動的抓起這根燙手的肉棒,往自己那已經濕潤透了的陰戶中塞了進去。接著我慢慢的坐下去,讓它完全插入我的陰戶裡去。

哦!那感覺比起上次還有過之而不及呢!我挺著腰將兩手按在床上,半俯著身一上一下的抽動我的身體,讓那根肉棒在我的牽引下,一進一出在我的私處口。

我不停的抽動也不停的喘息著,而下面的哥哥也不停的用兩隻手搓揉著我那丰滿的大奶子,並不時的摳著我的乳頭。

哥哥這粗大的肉棒,此刻正刺激著我的陰戶深處,再加上刺激乳頭所帶來的興奮,我已經爽的快抓狂了。

現在我完全控制了這根肉棒,只要我用點力就可以使它衝到最頂點,相同的淫水正淚淚不斷的從包含著陰莖的陰道中溢了出來呢!

「啊....啊......」

我呻吟著,我已經達到了高潮。

當然此刻哥哥也已經射精了,然后我們緊緊的互相擁抱著,就這樣一直睡到天亮。

完全不知道我們兄妹姦情的嫂子千江子,還有時候會將哥哥趕到我房裡來,當然每一次我們都會大干一場。

隨著交构的次數愈多,我們兄妹就愈來愈想要對方,這樣子下去,有一天哥哥一定會跟嫂子離婚的,我想..........


分享這個話題到你的Facebook

TOP

AV8D 成人影片-a片-av女優
 
P幣 1萬可換VIP權限1天為大眾服務,請即加入版主行列千真萬確! P黃金可換港元HKD(2:1)Donate to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