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件索引
           
常用工具
申靖成為版主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 打印

血与泪的申诉

血与泪的申诉

    贵州省毕节市副公安局长为脱责任强逼火化尸体包庇下属

                                        血与泪的申诉


被申诉人:毕节市公安副局长孔德兴及毕节看守所相关人员


申诉请求:请公安机关,明查张杰"突然死亡”原因,明确责任.


事实及理由:

申诉人弟弟张杰因盗窃一案,于201149日被拘留,羁押到毕节市(现毕节市七星关区)看守所。在检察院起诉之前,我父母向检察院了解情况,希望能给张杰最后改过自新的机会,该院承办人说:张杰盗窃的数额并不大,盗窃的洗衣机、手机等物,价值一千多元,只要你们想法把这一千多元钱赔清了,他虽然有前科,我们起诉时,可向法院作相关说明,最多判一年左右,我的父母遵照检察官的意见想方设法,筹资为张杰赔清了全部赃款,而且取得了受害人的同情和谅解,同时受害人还写了请求免予起诉的谅解书(详见卷宗及庭审笔录)本人作了坦白交代《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以从轻减轻处罚。可是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并未相关的说明,在庭审中也未提到对张杰从轻减轻处罚,2011819日,被毕节市七星区法院,根据《刑法》相关条款的最高刑判了三年有期徒刑。826日收到判决后,张杰不服授权给我父亲依法提出上诉,父亲多次找主审法官了解事情,主动找主审法官反映相关情况,主审法官都以父亲不是律师拒之门外,无奈只好在家等待二审判决。焦急等待两个半月左右,仍未接到二审判决。

20111117日上午1023分,我父母突然接到毕节看守所的电话说:张杰死了,现已送到殡仪馆。这一噩耗传来,如五雷轰顶,,非常伤心,焦急的情况下,硬着头皮,打电话问看守所打电话来的干警,张杰是怎么死的?什么时间送医院的?作了哪些抢救措施?为什么医院抢救时不通知我们?而要在送到殡仪馆用冷藏棺停放好后才通知告诉我们?对方回答说:“这些要下午你们来了,相关领导人员到齐了才能“统一”告诉你们。”他又说:“我的任务只是负责等和接待你们。”我们要求要作法医鉴定,对张杰的尸体要进行检验死亡原因后,才能火化,对方回答我们说:“这是你们的权利。”(这段电话对话有录音为证)

当天下午230分我父母到了殡仪馆后,由于相关领导人还没来,我父母就一直等,等了一个多小时。此间,我父母多次提出请求让我们看一下张杰的遗体,都被拒绝,他们说:“要等领导来以后再说”。一直等到4点过钟,毕节市公安局(现毕节市七星关区分局)副局长和相关领导人才来毕节殡仪馆,然后开始开会,在会上我父亲提问张杰是怎么死的?回答说:“得急病死的。”父亲又问具体是什么时间得的病?回答的时间就不一致,有的说是4点过,有的说6点左右,鉴于此种情况;我父亲产生怀疑,我父母请求让我父母看一下张杰发病时所在监室的监控录像,无论怎么说,他们都说:不可能,拒绝了我父母的请求,对于当天的监控录像,据我所知,即使时间长了删除了,仍可以完全恢复。这给了我一个安慰和希望,我父母又问在医院抢救时,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回答说:“人员忙不过来。”接着父亲又问进行了哪些抢救措施?用了哪些药?过了几分钟没回答,父亲就说:就算送医院抢救时人员忙不过来,所以没通知我们,那人死了后又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让我们去医院看一眼呢?而要在送到殡仪馆用冷藏棺停了几个小时后才通知我们?又为什么在告诉我们以后,等待领导开会之前的六、七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再三要求看一下张杰的遗体都不允许?无以回答,这不难看出他们心中有鬼,也使我父母对他们所说:“张杰是得急病死亡的产生怀疑”,我父亲又提出要求看病历和在贵阳作法医鉴定,进行解剖验尸,他们就含含糊糊,吞吞吐吐地找各种借口和“理由”为难阻止我父母。到此时我父亲不得不说出父亲的内心看法:“我认为我儿子张杰触犯法律,该受法律制裁是不可非议的,可他身体好好的,突然在看守所死亡。究竟是什么原因?你们要给个具体明确的答复”,他们一直没有回答我父亲的提问,父亲当时确实想不通。于是父亲就说:“不管怎么说,看守所在管理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对我儿子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亡是负有责任的”,他们矢口反对父亲的看法,父亲只好再次提出要求:从早上10点过钟听说张杰死了,到现在7个小时左右了,我们一直未得看一眼遗体,我们要求看一下遗体后再说,在我父母强烈要求下,这时公安局副局长才表态同意让看守所的一位领导带我父母去看遗体。

我父母去看张杰的遗体时,发现张杰眼睛里有血液,后又在腋窝下方发现黑瘀痕迹,我父母更加怀疑张杰死亡的具体真相,我母亲提出想亲手为张杰换衣服,他们坚决不同意,于是我父母提出要求看病历和作法医鉴定,明确死亡原因等问题,他们避而不谈进行回避,最后公安副局长孔德兴就大声对我父母说:“今天必须火化,但看你们家庭困难,可以考虑由民政局给你们一点经济补贴……”。我父亲提出:“张杰有三个姐在外地,她们得知张杰死亡的噩息后,现已在赶回毕节的路上,张杰二姐1个小时左右能赶到,而张杰三姐最远,但已从香港乘飞机往毕节赶,预计今晚,全部都能赶到毕节,我请求等过了今天晚上,让张杰三个姐回来看他最后一眼,明天再火化,否则,我们对不起她们,不好向她们交代。”这时公安副局长孔德兴坚决反对地高声说:“不能再等了,今天必须火化。”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抓紧时间,向民政局写“困难补助申请”,父亲想不通,父亲坚决不写!他们就请他人代写,另外,他们还写了一份,是什么我父亲不清楚?要强迫我父母签字,我父母不签。他们看硬办法不行,又采取软办法就用一些人劝我父母,另一些却又说一些话来为难我父母,因我母亲没有文化,又顾虑多,这咐我父母提出来,让我父母看着给张杰换衣服的要求,但又被公安副局长孔德兴拒绝,当时我父母万般伤心,这时公安副局长孔德兴利用职权并愤怒地对着我父母高声大吼着说:你们再坚持我们公安局就不管了,我们公安及其他人员就马上全部撤走。我父母当时万般伤痛,绝望,无奈,不知所错,以及在多种强逼及高压的手段下,意志迷糊地被公安副局长孔德心强硬地逼着签了字。他们(公安副局长等人)看着刚把张杰的尸体推进火化炉后,就全部人马放心的走了。他们离开后,爸爸后来问火化司炉工人,你们平时都是这么晚了还上班吗?火化司炉说:“平时早就下班回家了,今天是公安局局长向我们领导交代,一定要叫安排人等着火化(张杰),我们领导才特别告诉我们一定要等着,所以才不得不一直等着”。到最后火化完时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了,所以骨灰盒就只好放在火化间,第二天(18号)才办手续寄存的,张杰的骨灰现仍存毕节火葬场。

以上是我们所知道的关于我弟弟张杰,在毕节看守所“突然死亡”和事发当天在殡仪馆在我父母万般伤痛,意志迷糊的情况下强逼着我必须立即签字火化的前后经过情况。一直到现在我们家属没有得张杰的病历看过,也不知道张杰“突然死亡”的具体原因。根据上述情况,我们一直怀疑张杰并非得急病死亡。我们很想弄清楚张杰究竟是怎样死亡的?但由于诸多因素和条件(如:权势、公安局及看守所不同意我们无论如何不可能看到张杰死亡当天所在监号(室)的监控录像,我们不可能也无法找到看守所具体管教张杰的干警及当天和张杰同关一个监号(室)的人员了解相关情况)的限制。因此,对张杰死亡的真实原因,一直是耿耿于怀。因为相信他们会给我们一个圆满的回答,再加上由于张杰不明不白“突然死亡”心放不下,没有心思,另一方面,顾虑太多,所以一直未写申诉。可到现在张杰死了一年了,他们仍没有一个具体的回答,为张杰死因不明,想到对不起九泉下的孩子。才含着眼泪书写了这份诉状。呈递上级司法机关。

张杰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身体健康从未患过大病,连伤风咳嗽都很少得,对他“突然死亡”的原因从未明确给予确认。毕节市公安局(现七星关区公安分局)对这事处置不合法,为什么呢?首先是实体不合法,张杰在看守所患什么病?为什么不告知其亲属,为什么不通知家属采取救治措施送医院急救,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为什么要等送到殡仪馆用冷藏棺停放好几个小时后才通知家属?而且11月旬气温已经较低了,为什么还要用冷藏棺停放?第二,程序不合法,张杰得什么急病,医院采用什么急救措施,病历档案为什么不告知家属死亡证明书在哪里?按规定应有死亡证明书,证明及其死亡原因及时间,才能送殡仪馆按程序火化;第三,张杰“突然死亡”的原因不明,家属要求查清死因,公安机关为什么不查?第四,家属要求对张杰进行法医鉴定,解剖验尸,为什么不采纳;第五,毕节公安机关为什么要在家属伤心悲痛意志迷糊的状态下强行火化?张杰在看守所“突然死亡”必有原因,我们要求调毕节看守所当天(20111116日至17日)张杰所在监号(室)的监控录像看,我们强烈要求上级司法机关明查张杰死因,明确责任,公正处理。


此致


申诉人:张杰家属


[email protected]



中国电话:13008814941


香港00852_64219687


分享這個話題到你的Facebook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P幣 1萬可換VIP權限1天為大眾服務,請即加入版主行列千真萬確! P黃金可換港元HKD(2:1)Donate to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