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件索引
           
常用工具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 打印

欺騙 隱瞞中央(國家主席胡錦濤)

欺騙 隱瞞中央(國家主席胡錦濤)

欺骗.隐瞒中央(国家主席胡锦涛)


公安副局长包庇下属强逼迫火化尸体真相



2012
122日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到了贵州省毕节市试验区我的家乡,听到的都是关于毕节的好的业绩,我承认我们家乡这几年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家乡的人民贫穷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善,但是对于一些出现的问题有些地方官没正视问题好好调查,吸取教训并做妥善处理。而是在中央(国家主席胡锦涛),前去贵州毕节市了解民生.了解民情时,没有按实际情况汇报,而是采取对(国家主席)中央隐瞒,欺骗,对下属包庇,对百姓欺压,强逼。我现在因移民,现为香港居民,因为最近有人向我们透露我的弟弟是被人打死在看守所,且看守但到现在我们没有得到具体死亡原因及证明等有关材料。当天我们家提出多种疑问,及强烈要求对死亡作法医尸检,及看张杰死亡当天那个监室(38号)的监控,但乘我们年轻人还没赶到前,毕节市公安局副局长涉嫌为了推脱间接的责任,包庇下属,利用职权,采取各种手段强逼我父母在情绪伤痛及意志迷糊的情况下火化了尸体。具体情况是:我的弟弟(阿杰),他因盗窃被判坐牢(坐监狱)在毕节市看守所。(我父母为了能给儿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已经想尽办法将钱赔偿并得到当时人谅解及写免起诉书(免于起诉阿杰),不幸的是,20111117毕节市看守所中午11点左右,电话通知我父母阿杰今早已死,现已经拖到殡仪馆冷冻。当时家里只有年迈的父母,我爸爸问:得什么病?做了什么抢救错施?在哪个医院?为什么死亡当时不通知我们?答:等下午领导来了才统一告诉你们,66岁的母亲没吃饭就急赶到殡仪馆,并要求看一眼阿杰,但他们说现在不可以让你们看,等下午领导来了请示领导才知道可不可以让你们看。详情见(血与泪的申诉)()。据知阿杰死亡的真相是:阿杰在死前一天,即20111116日被同监室(38)号的囚犯在1天内打阿杰两次,(1次在厕所,另1次在避开监控的"冰柜")到了晚上大家睡觉,等17号早上,阿杰对面床的人起床时才发现阿杰已经不行了。据说,当时监管38号监室的监察员(张亚军),知道阿杰死亡,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张亚军),联想到他所监管的38号监室,在不久前已经出现过1次有人被打死,但当时已是强逼火化了尸体。)阿杰现在又被打死,才三个月左右,在他(张亚军)监管的38号监室,连续发生两次打死人的暴力事件。担心可能到上班的地方(看守所),上班时会被领导停职及追究责任,于是在出门上班前,把随身带的银行卡等重要物品交待给了家人,作了等待追究责任的打算。但公安副局长孔德兴为了推脱责任,(因为打死人的看守所是属公安局管辖。)就包庇下属张亚军。于是(孔得兴)公安副局长在殡仪馆处理阿杰死亡事件时,我父母要求看尸体没有答应,面对我父母问张杰身体平时都很好,年龄才27岁为什么突然死亡,副局长就没有说出真相,而是谎称张杰得疾病死亡,问得什么疾病?答不出,又问送哪个医院抢救?采取哪些抢救错施?具体什么时间死的?当时就有人说凌晨4点,又有人说6点,又问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家属?而是送殡仪馆冷冻了几个小时才通知?不作回答。我父母又再次要求看尸体,他们才免强答应带我父母去看阿杰遗体,但我父母发现阿杰眼睛有血,及腋下方有黑瘀痕迹,我母亲要求翻看下半身体,他们不同意,母亲要求亲手帮我弟弟换衣服他们也不同意,再加上我们正往家赶,于是我爸爸提出要求作法医鉴定,他们坚决不同意,只催促我父母快签字好火化,这时已经是晚上了,他们见我父母不签字就主动提出说:让我爸爸写申请说家庭困难,民政部补贴我们点钱,我爸爸没有写,只是说他(张杰)的三个姐姐正往家赶,最快的1个小时左右就到家了,求求你们等他几个姐姐看他最后一眼,这时公安局副局长孔德兴就大声的吼叫说:人必须马上火化,不可能作再等,你们再不签字火化我们就不管了,我们的人就马上撤退等话语。我妈妈因没文化,再加(当时我的另—个弟弟(阿宇)因和—个叫陈丽的女人于1111号在张宇住处发生性关系后,阿宇问他的女友为什么有时不接电话,那女的就说不关你事,(因之前阿宇曾发现他女友和其他男人有来往而吵闹过.)阿宇好紧张他女朋友,于是说我们不如去领结婚证,阿宇单纯地认为结婚后大家就是夫妻,可以使夫妻生活更稳定。他女友不同意,并说我的事你无权管,阿宇认为自己和女友在家同居了1年多,再加上张宇出去租房后陈丽都经常去张宇租房处同吃,同睡觉。到现在大家在一起两年多,陈丽并叫阿宇的前妻所生的女儿叫她妈妈,又和阿宇一起带小女孩去贵阳玩,陈丽上班的押金300元也是问阿宇母亲要去交的,陈丽出去学习都叫阿宇汇钱给她用,陈丽和张宇为了节约开支,还把手机号办理了亲情号,陈丽经常半夜还在去张宇处过夜这些也是事实夫妻关系,只差没领结婚证,担心女友因认识其他男人而影响他们的感情,—气之下,阿宇冲动地随手用一条细胶绳拴住其女友陈丽双手,要求陈丽当时和他和好,马上去领结婚证,后见陈丽生气了,阿宇心痛就放开了陈丽。陈丽出来后打电话给朋友龙毅说张宇绑架陈丽要陈丽和张宇好,后来张宇放开陈丽后陈丽就打电话报警,并把阿宇拴其手逼她办结婚的事告诉了龙毅,龙毅还说陈丽根本没有说张宇强奸陈丽,这些实情和张宇的口供完全吻合,而陈丽报假案谎称张宇强奸她。可能因为陈丽和龙毅打完电话后经打电话和家人商量为了整阿宇,(因之前陈丽及其母亲就报假案说阿宇持刀入室抢劫她家,实情是陈丽在和阿宇交往其间被阿宇发现,两人吵架阿宇要去陈丽家告诉其父母,陈丽就打电话给其母亲谎称:阿宇身上可能有刀子,要去家里,因当时我的母亲和我已在场,派出所当时派人把阿宇带去派出所经调查陈丽家是报假案。没想到这次陈丽又和家人故技重演再次报假案称阿宇强奸陈丽,从当天在现场提取的床单及卫生纸上都没有提取到精液,且陈丽身体并没反抗搏斗的伤痕,11号那天和阿宇同租房的吕毅及房东都证实,当天没有听到有人呼救和平常一样没有异常情况,以及陈丽妇科医学鉴定结论:外阴见血迹(月经期),处女膜7.9点陈旧性裂伤,深约0.4cm.0.4cm,再加上公安刑侦二队,办案人员金勇及王超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本案中张宇是用绳子先拴陈丽再发生性关系,还是发生完性关系再拴的只有张宇和陈丽两人的供述,无法排除矛盾,201257),案件疑点重重,但公安只偏听陈丽一个人给的前后几次互相矛盾的口供,谎称张宇强奸他,而张宇的口供和证人龙毅,吕毅及房东的证实完全吻合,有凭有据,证实自己没有强奸的动机,及事实。但法院没有详细了解及采纳,只听陈丽的唯一且谎称的口供,就枉判张宇强奸罪。详情见()。这样张宇在1115号就被送去看守所,而17号凌晨阿杰死亡这好像太巧合了,我现在回想,怀疑是阿宇(阿杰亲哥哥)15号晚去了看守所因为是同—个看守所,阿杰可能知道哥哥已被送来看守所,想不通,于是16号可能由于心情不好,不想做事,被监室里的人打了两次,于凌晨被对面床的人发现死亡,公安局副局长为了逃避责任包庇下属,因为看守所是公安的下属单位。于是在殡仪馆里乘我父母心情悲痛,意志迷糊的情况下,没等到晚上我们赶到家看最后一眼阿杰,及法医鉴定。孔德兴副局长就利用职权,仓忙地采取多种手法强硬逼着火化了被打死的阿杰的尸体。对于张宇我们家有请律师为张宇辩护,但后来律师说他找法官理论判(强奸罪)太牵强,没有证据,法官说他们也不想这样判,但上面领导下了指示没办法.(张宇从20111111日事发当天,就被带到刑侦二队关押,那里只是个侦查的地方,正常情况是不能在侦查的地方拘禁人的,那里不是看守所。再加上判决书上执行日期是从20111115号开始计算,因此我们怀疑从(11__15)张宇是被非法拘禁)。另张宇因为同张杰同属—个看守所,张宇从20111115日被送进看守所,直到7月被判刑,以及10月二审判决。在这11个月期间,张宇一直被关在2号监室,据知情人土透露张宇提出过申请(换号)换房间,但一直被拒绝。听曾经同张宇和张杰(阿宇.阿杰)两兄弟一起同被关押在毕节市看守所的人说,因为之前有人也被打死,再加上出现张杰又被打死的这种情况,是发生在三个月内,而且是同一个监室(38),是同一个人(张亚军)监管,所以看守所把(38)号的犯人全部(打散)分散开,并下令以后不许提这些事,因为怕别人告诉张宇(关于他弟弟张杰被打死的详细情况),拒绝他(张宇)申请换号也是这个原因。经知情人士透露,有关张杰死亡真相和张宇现在看守所的情况,再加上因为两件事都是同时发生在贵州省毕节市及看守所,同属毕节市公安局领导管辖,现在大家把张杰"突然死亡"以及张宇在能够提供足以证明自己没有强奸的动机及事实的证人,证据的情况下,还被枉法判刑三年再加上前面我们请的律师透露他曾经找法官理论过张宇被枉判强奸罪的事实时,法官所讲,他们也不想这样判,但是上面(领导)的指示。综上所述,因为两件事都是同时发生在贵州省毕节市,且牵连到公安机关领导,我们请求中央能对张宇被枉判强奸案能重新调查处理,还他清白。而对于涉嫌为了推脱责任.知法犯法.包庇下属,隐瞒真相,欺压百姓的公安副局长孔德兴,应该立即下台,承担法律责任。而看守所的张亚军也应为在他管理的监室(38号监)室三个月内出现两次打死人的暴力行为(张杰死及之前同张杰—样被打死的人),负上一定的责任。




备注:我虽然没有太多文化,但听到4岁多的小侄女,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小叔(死去的阿杰)什么时候回家,年迈的父母只有默默流泪,眼见父母承受两个儿子(1个被打死,另一个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已被枉判三年,因为我们请的律师告诉我们张宇开庭审理那天,他的女朋友都没到庭,我们家属申请去法庭也被一口拒绝。只凭女方单一的口供,对于我们提出的疑点,以及我们的证据,视而不见.)现在我们怀疑可能是因为怕我们追究死去的我弟弟(阿杰)的事,因为张杰的死,我们最近才听说要在两年内追究,张宇才被非法拘禁及枉判三年)的伤痛打击,爸爸妈妈日日以泪洗面,我们千里赶回家都没能见到弟弟最后—面,我含泪写下这些,只因我不想以后看守所再发生这样暴力的悲剧,更愧对枉死时才27岁的弟弟(阿杰),良心上也无法承受,压抑的心,几经挣扎,我没有其他办法,不得以才决定公开这些事情。《声明,以上是我个人行为,我原独自承担一切,有什么事找我,请不要牵连家人。》我坚信国家的法律是公平公证的。我要坚持,更要坚强,加油.......加油......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万分感谢!


深圳__13008814941


QQ
[email protected]



香港00852_64219687



[email protected]



oyo




2013
116


分享這個話題到你的Facebook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P幣 1萬可換VIP權限1天為大眾服務,請即加入版主行列千真萬確! P黃金可換港元HKD(2:1)Donate to us